迢迢万里起落平安
迢迢万里起落平安
“所以,接受对方的第一步,接受对方的秘密。”  “可以,一个条件,唱首歌听听。”周有北松口。  “真的?这么简单?”时宜生怕他反悔,四下望了望,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把他拉进去。  时宜的声音不是很柔的那种,但是很有特色。  唱完,就看着周有北,等他的回答。  等,他的秘密。  他先是笑了,可能是笑她着急知道结果,也可能是笑她这个歌选的太敷衍,国际艾滋病宣传曲。  时
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
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
时肆就不懂了,怎么语文一直在及格线徘徊的他能被安了个课代表的职位,安排早晚自习,收作业,督促背书,数卷子……烦得他恨不能一头撞死,直到楼下班的孟迁瑜怯生生的在教室门口露了个头,小小声的问了一句:“同学,能不能让你们班语文课代表出来一下?”  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你还别说,真是这么个理。  每次孟迁瑜来找他说:“同学,一起去数卷子呀。”到他耳朵里,听到的就是古时候妩媚动人的小姐摇着扇